中国目前大使:WTO未能制止单边主义 应感到焦虑羞愧

  • 时间:
  • 浏览:8

据中国常驻世贸组织代表团网站10月14日报道,2020年10月,大使在总理事会就“发展中国家特殊和差别待遇”及“市场导向条件”问题发表演讲。

张大使指出,此时此刻,如果我们不能阻止一个成员政府以任何方式强迫外国企业向国内企业出售其股份和技术,我们怎么能坐在这里公开讨论什么样的市场化条件呢?三年多来,我们未能采取有效措施阻止破坏市场规则的单边保护主义措施在世界各地肆虐。我们工作的组织为此受到外界的广泛批评,我们应该感到羞耻。

以下是原话:

发展中国家的特殊和差别待遇(议程项目6)

我多次说过,辩论发展中国家的分类标准是没有意义的,因为这是一个系统性和方向性的错误。发展是世贸组织的一个重要目标,也是吸引这么多成员加入这个组织的一个重要原因。作为成员,我们应该侧重于如何确保发展概念得到落实。

具体而言,我们应讨论如何有效执行现有的特殊和差别待遇条款,并在具体谈判中,如渔业补贴谈判中,向有需要的发展中成员提供有意义的特殊和差别待遇。现有的特殊和差别待遇条款应确保有特殊需要的发展中成员真正从中受益,并充分融入多边贸易体系。

张大使来自中国常驻世贸组织代表团网站

主席先生,我们已经做了初步统计。在目前16个WTO协定的155个特殊和差别待遇条款中,至少有105个过于宽泛,不可操作,占67.7%;在其余50篇文章中,至少有25篇是过渡性或技术援助文章。也就是说,现有协议中与成员权利义务直接相关的特殊和差别待遇条款(25条)只占全部条款的16.1%。应该说大部分条款只能用来充饥,但被部分成员形容为万能的空白支票。

使特殊和差别待遇条款更加“精确、有效、可操作”,是成员的长期共识,也是WTO一揽子协议的承诺。这是发展中国家讨论200多个“执行问题”以解决乌拉圭回合遗留下来的规则失衡的初衷,G90成员国正是基于此提交了提案。关于这个问题,我完全同意南非大使刚才的发言。事实上,回顾过去20年,G90成员做出了巨大妥协,将多哈回合的88项要求减少到内罗毕的25项和布宜诺斯艾利斯的10项,这显示了推进谈判的最大诚意和克制。G90成员大幅度降低要求,不是因为他们的要求不对,而是因为他们真心希望所有成员都真心参与协商。

在这10项要求中,有些是为了弥补原有规定的缺陷,如规定激活关贸总协定第18条的程序安排的建议;其中一些呼吁恢复多边规则中的一些良好做法,例如恢复《补贴与反补贴措施协定》第8条为最不发达国家和有困难的发展中成员规定的不可诉补贴。有些要求有需要的发展中成员有较长的过渡期和评估期。比如发展中成员在现行SPS措施下可以争取90天的评估期,缺乏提出G90提案能力的成员可以有180天;一些成员敦促发达成员履行其承诺,如技术转让。G90成员耐心地口头和书面回答了成员提出的所有问题,但令人失望的是,一些人拒绝参与讨论,谈判未能取得进展。

主席先生,世贸组织是一个以规则为基础的机构。要恢复人们对这个组织的信心,最根本的是尊重现有的规则,履行以前的承诺。确保特殊和差别待遇“更加准确、有效和可操作”,是我们的明确承诺和未竟使命,也是我们在发展领域最紧迫的工作。我呼吁所有成员表现出诚意,实质性地参与G90提案的讨论,并认真回应发展中国家的关切,而不是把时间和精力花在没有结果的辩论上。

主席先生,既然提到了中国的问题,我想就此发表一点意见。中国反对讨论发展中国家的分类问题,并不是因为我们要享受与弱小国家和LDC一样的特殊和差别待遇,而只是为了维护我们所享有的这一基本的制度权利。

在实际层面上,根据中国入世协议,中国实际上只享有14项具体的特殊和差别待遇条款,占全部155项条款的9%。在这14项条款中,有6项是发达国家应该履行的传统“义务”。如果应要求提供世贸组织官方语言的文件,只有8份是真正的所谓“权利”(如对某些产品征收相对较高的关税)。

即便如此,中国在使用特殊和差别待遇条款方面一直保持着极大的克制。显然,我们从未像美方所说的那样“要求与贝宁、利比里亚、肯尼亚或巴基斯坦同等的优惠待遇”。相反,我们深知自己作为贸易大国的责任,总是实事求是,量力而为。正如我们在《信息技术协定》扩大谈判中所做的那样,中国已经成为谈判的最大贡献者,我们将在未来的谈判中继续尽最大努力。

谢谢主席先生。

关于面向市场的条件(议程项目7)

主席先生,

毫无疑问,多边贸易体系是以市场经济为基础的,世贸组织的所有规则都反映了市场经济的普遍做法,这是成员应该遵循的标准。毫无疑问,在过去的40年里,中国的改革开放一直在走向市场化,这是我们加入世贸组织的基础,也是我们坚定支持多边贸易体制的原因。

我们现在面临的挑战不是《马拉喀什宣言》说了什么,而是一些成员在做什么。顺便提一下,关于《马拉喀什宣言》,当我们谈到“开放和面向市场的政策”时,我们不能忘记宣言第5段,“部长们回顾,谈判结果载有对发展中国家的差别和更优惠待遇的规定,包括特别关注最不发达国家的特殊情况”。这些话同样重要。不幸的是,一些成员现在有选择性失忆。

我不想重复我上次说过的话,“像市场导向这样的常识性问题不需要在总理事会上讨论”。曾经在伯尔尼工作过的科学家爱因斯坦说过,“成功=努力工作正确方法少空谈”。中国人自古以来就认为“信口开河是不对的”。我的问题是,这项建议的目的是什么,有什么后续措施?更让我困惑的是,在这一刻,如果我们不能阻止一个成员政府以任何方式强迫外国企业向国内企业出售自己的股份和技术,我们怎么能坐在这里公开讨论什么市场化条件呢?

主席先生,三年多来,我们没有能够采取有效的措施,制止破坏市场规则的单边保护主义措施在全球肆虐,我们所工作的这个组织为此广受外界诟病,我们应当感到羞愧。,但至少我们可以说,这不是因为我们不想,而是因为我们能力不够。现在为什么要以谈市场导向条件来给人把柄,让别人嘲笑我们的人,这不仅无能,而且幼稚?

当一个原则或者一个制度失效的时候,我们应该采取具体的行动去修复,而不仅仅是口头上反复强调规则的重要性和正确性,以示违规者的清白。

谢伊大使曾经说过,“当一个国家在天平上压拇指甚至拳头来扭曲竞争,以达到有利于国内某些主体的结果时,就出现了不公正”。我完全同意他所说的。但是,让别人做事情,首先你必须自己做。

我想给你举的例子是,当一个国家以国家安全为由提高关税或者剥夺外国企业的服务准入时,就出现了不公正;当一个国家利用关税作为谈判筹码,迫使其他国家在贸易谈判中做出让步时,市场就被扭曲了;当一个国家违反规则,阻碍多边裁决时,公平竞争就不存在了。最好采取具体行动解决上述损害公平竞争和市场导向条件的错误做法。

(原标题:中国大使:WTO因未能阻止单边主义而受到广泛批评,应感到羞耻)

(主编:陈_NB126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