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要抢微信、支付宝的“红包”? 深圳派发1000万数字人民币

  • 时间:
  • 浏览:8

《信息时代》记者孙鹏飞

银行要不要抢微信和支付宝的“红包”?

深圳发行1000万数字人民币,3000多家商户可以收款

10月12日晚,冯晓(化名)在等一条短信,但短信上并没有附上数字人民币App的下载链接,而是数字人民币红包旁边传递的信息:“不要气馁,下一场活动会继续参加。锦鲤就是你!”

那一刻,小冯有些失落。冯晓是区块链的粉丝,也是比特币的信徒。当使用区块链技术的央行数字人民币首次小规模出现时,他希望成为早期采用者。

但是他没有变成2.6%的幸运。这次深圳政府投了1000万的数字人民币红包,吸引了近200万人报名,但只有5万名中奖者。

很多获奖者在社交平台上取得了成绩。红、绿、蓝三种人民币图片对应中国银行、工行、农行、建行的获奖者账户领取红包。上滑支付、下滑支付、二维码支付都可以在App中实现。数字人民币是第一个在线支付场景。虽然操作上和微信支付、支付宝没有太大区别,但在招商证券看来,这个试点意味着央行的数字现金进入了发行的关键阶段。

几年后,如果再来回顾一下这个“大红包”,可能就是挑起第三方支付格局的起点了。

“杨妈”带着“儿子”来了。支付宝和微信支付会放弃半个国家吗?

断网也一样能刷

“就像用微信支付一样,不用担心支付流程会被卡住。”10月13日中午,深圳罗湖区一家炸鸡店负责人向《IT时报》记者透露,从10月12日晚开始,客户尝试用数字人民币支付。

数字人民币的使用是没有门槛的,就像支付宝、微信、银联中国银联快捷通等大家熟悉的移动支付方式一样,打开App就可以滑上来弹出二维码进行支付,滑下来就可以收钱,几乎没有运营障碍。

区别在于数字人民币的支付不受网络限制。即使手机网络卡,扫描设备网络差,甚至没有信号,只要有电,双方还是可以快速完成支付,这就是所谓的“双离线支付”。这个功能大大降低了移动支付对网络的依赖,这意味着消费者在车库、电梯、飞机等特殊场景消费或转账时,不再需要手持手机寻找信号。

双线下支付是数字人民币独有的功能,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只是在部分场景下实现了这一功能。

目前,深圳罗湖区已有3389家商户完成了数字人民币系统改造,改造方式因POS机所属银行而异。罗湖区某咖啡店的服务员表示,改造过程主要是在原有POS机的基础上增加了数字人民币收款功能。

央行数字现金研究所所长穆长春曾表示,央行层面是技术中性的,央行不会干预商业机构的技术路线选择。商业机构在为普通人兑换数字现金时,可以使用区块链、传统账户系统、电子支付工具、移动支付工具等一系列技术。

区块链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原有的POS等采集设备只需更新系统:“但在一些对交易安全要求较高的环节,未来将需要更换部分加密硬件。”

此前《IT时报》报道称,目前央行的数字人民币定义为MO,即公众口袋里的现金,主要对应低频小额场景。

所谓“安全要求较高的链接”,往往指的是高频率、高成本的支付场景。由于数字人民币采用区块链点对点支付方式,虽然绕过了中介机构,降低了交易过程中的结算清算成本和市场,但对支付系统的安全性和可靠性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根据普华永道的一份研究报告,中国目前有8种支付系统,如大额支付系统、小额支付系统、农村信用系统和城市通信系统

周一,数字人民币在深圳罗湖区试点的消息提升了区块链在a股市场的概念。当区块链概念股股价飙升时,许多投资者在深交所互动区留言,询问这一消息对上市公司业绩的影响。

不幸的是,许多上市公司的反应相当模糊。

拉卡拉没有直接回答记者关于是否参与深交所数字人民币红包互通试点项目的问题,只是表示公司积极参与了数字现金中支付产品设计创新、场景开发、营销、系统开发、业务处理和运维等服务环节。

四方金创表示,公司目前在数字人民币相关领域有技术储备。

移动支付的上市公司似乎并没有加入数字人民币试点的热潮。那么,参与数字人民币试点的主要机构有哪些呢?

一位来自当地金融监管机构的人士给出了这样的猜测:银联和银行。事实上,在移动支付之战中,银联是最早研究二维码支付的机构之一,但由于考虑到支付风险而犹豫不决。最终,移动支付被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巨头牢牢占领。

前瞻性研究院的数据显示,2019年,支付宝和微信在移动支付领域占据94%的市场份额。相比之下,传统商业银行受到挤压,无法获得足够的资产业务。

如今付费江湖之风死灰复燃。

早在2018年6月,央行就要求第三方支付机构“断开直连”,即断开第三方支付机构与银行的直连接口,引入网络连接。所有第三方支付请求都必须通过网络连接平台。这是为了防止洗钱、钓鱼等非法活动。区块链具有点对点支付和可追溯性的数字人民币可以更好地监控每笔资金的流向,有效防止恐怖融资和非法赌博、毒品交易。这也是央行近年来大力推广数字人民币的重要原因之一。

此外,“数字人民币的诞生极有可能使中国农建四大商业银行成为数字现金的一流批发商,这将是传统银行业最后一次反击的机会。”浙江公共政策研究所研究员景乃泉在一份报告中指出。

商业银行是公众获取数字人民币的唯一来源。与其他金融机构相比,商业银行作为数字人民币的一级批发商,具有成本优势,可以将资金投入到下级批发商(非银行金融机构)进行盈利。

目前支付宝和微信支付都是合作商业银行结算,而数字人民币是央行发行的法定货币,具有国家背书和法律赔偿的地位,不会因为商业银行和第三方支付平台破产而造成损失。

因此,在效率和便利相等的前提下,从可信度和安全性的角度来看,普通人可能更愿意尝试使用数字人民币,尤其是当工资等收入以“数字”的形式直接进入“数字人民币”App时。

中信证券表示,法定数字现金帮助银行介入电子支付领域,这将迫使银行增强数字能力。

可以预见,当数字人民币到来的时候,支付将是硝烟弥漫。

商业银行的最后反击

冯晓仍然不愿意抢数字人民币的大红包。他有一次打12345问下一次红包活动什么时候开始,客服人员说只是这一次。

但错过之后,等待另一次相遇的时间并不长。

10月11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发布《IT时报》,提出支持数字人民币内部封闭试点,推进数字人民币研发、应用和国际合作。

据了解,今年5月,央行行长易纲表示,数字现金将在深圳、苏州、雄安、成都和冬奥会进行内部关闭试点测试。两个月后,央行数字现金研究院与滴滴、bilibili、美图亚合作

用数字人民币代替MO(流通中的货币),不仅可以降低货币生产和流通成本,还可以提高社会运行效率。当其用于国际贸易结算时,意味着一种快速便捷的跨境支付手段,可以进一步提升人民币的国际化地位。

另一方面,受疫情影响,越来越多的国家认识到无纸化现金可以避免新冠肺炎肺炎病毒通过纸币传播,也在加快央行数字现金的发展。

今年2月,美联储表示将对电子支付和数字现金技术进行实验。招商证券表示,日、韩、德、英央行的数字现金处于功能研发阶段,而法国、乌克兰、瑞典、泰国的数字现金已经进入测试阶段。

如何在数字现金中争得头名,大力推进数字人民币国际化,“养马”不得不考虑试点的速度和规模。

“应该不会等太久。”前面提到的金融监管机构说。

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怎么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