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承东:Mate40同步发布再譬如,会如期而至

  • 时间:
  • 浏览:20

新京报壳牌财经讯(记者卢毅夫)9月14日,华为消费业务CEO余承东在其微博上表示,关于Mate40今年的具体发布时间,请再等一会儿,一切都会如期而至。

9月初在德国举行的IFA 2020大会上,华为没有像往常一样发布新一代麒麟芯片或其他新产品。按照往年的规则,华为通常在IFA推出麒麟芯片,并在9月底发布旗舰手机Mate系列。据了解,华为仍倾向于为麒麟芯片在中国举行独立会议,因为该芯片在今年的开发者大会上没有公布。

今年Mate40将搭载华为自主研发的芯片麒麟9000。根据余承东早些时候的声明,TSMC在9月15日之后没有接受订单,所以麒麟9000很可能会是华为麒麟高端芯片的最后一代。随着9月15日截止日期的临近,华为的部分海外供应商将陆续停止供货,包括三星、SK Hynix、美光等。除非他们的出口申请得到美国商务部的批准,否则在15号之后将无法继续与华为合作。

新京报壳牌财经记者卢毅夫主编李校对李明

相关阅读:

悲剧!停电倒计时华为或包机从台湾运回所有麒麟芯片

中国基金新闻泰勒

9月15日是美国开始对华为芯片实施全面“断供”的日子。据国外媒体最新消息,华为子公司海思(HiSilicon)最近打包了一架货运专机,在发货截止日期前将芯片运出,以缓解华为面临的芯片危机!据业内人士透露,华为海思(Huawei HiSilicon)这几天将打包一架货运专机前往台湾,在9月14日前将麒麟及相关芯片运回所有芯片。

华为包机从TSMC等制造商那里获取芯片

美国对华为的禁令将于本月15日生效,TSMC和联发科等半导体制造商正在抢购商品。据台湾《自由时报》报的行业消息称,禁令进入倒计时阶段,华为子公司海斯最近打包了一架合适尺寸的货运专机,在交货期限前来到台湾运输芯片,以提高库存。

按照半导体行业的说法,芯片生产周期至少是两到三个月。为了在截止日期前将芯片运出台湾,一些华为供应商还将之前生产的尚未密封测试的芯片运至大陆。至于不能及时装运的芯片,据业内报道,华为子公司海斯最近包装了一架尺寸合适的专用货运飞机,运输所有放置的芯片。

报道指出,海斯过去从未包租过飞机运输芯片。业内推测,专机成本约为新台币600万至700万元(相当于158.4万至184.8万港元的合同),不考虑两地机场的关税和地勤费用,成本较高。

据消息人士称,如果华为看不到禁令的放松或时间的延迟,就不太可能这样做,这相当于直接切断与合作制造商的关系。没人能说清楚华为以后还能不能继续和这些厂商合作,只能报最差。

5月15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加强出口管制,要求TSMC停止接受华为的新订单。接受的订单将在9月15日之前装运,后续订单的出口需要美国的许可。

然后,8月17日,美国对华为的打压继续升级。美国商务部工业和安全局(BIS)当天晚上宣布了华为禁令的新“升级版”。这项禁令的核心是,完全禁止华为从第三方购买芯片,无异于拔掉华为勉强存活的“呼吸器”。这一招既残忍又绝对。

此次升级后,除非有特殊许可,否则任何基于美国软件或技术开发生产的芯片都不得提供给华为。

9月10日,“芯片问题涉及的技术非常复杂。毫无疑问,华为在这方面肯定有困难。”同日,华为消费业务软件部总裁王在华为开发者大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来自芯片的

华为麒麟9000库存1000万件左右

还是支持半年

据报道,通信行业资深独立分析师黄海凤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通信行业独立分析师黄海凤表示,华为高端芯片“最后一代”麒麟9000的库存约为1000万,这意味着约有1000万部华为Mate40/Pro手机可以使用该芯片,可能会持续半年左右。当库存用完后,华为的手机业务,尤其是高端手机业务,很快会遇到很大的挑战。

他说,中国在芯片设计领域取得了更多的成就,尤其是华为海思生产的芯片取得了一些突破,但在其他环节仍然存在明显的不足,尤其是在芯片制造领域。

不可否认,中国主要擅长芯片领域的设计,制造还是个大问题。华为消费业务CEO余承东也坦言:“现在唯一的问题是生产,华为无法生产。中国公司只是在全球化的过程中进行设计,这也是一个教训。”

确实,如果华为储备的芯片用光了,只能买第三方芯片。如果美国禁止第三方销售,华为将面临无核心可用的局面。

鉴于麒麟芯片无法继续生产,华为终端CEO余承东近日表示,麒麟9000芯片只生产到9月15日,将上市,但数量有限。

“但不幸的是,在美国第二轮制裁中,我们只在9月15日之前接受了订单,生产于9月15日结束。所以今年可能是我们华为麒麟高端芯片的绝版,最后一代。”余承东无奈的说道。

三星和海力士等韩国公司也不得不切断供应

9月9日据韩国媒体报道,三星和SK Hynix这两大内存芯片巨头将于9月15日起停止向华为出售零部件。与此同时,三星电子旗下的三星显示器和LG显示器预计将从9月15日起停止向华为高端智能手机提供面板。

韩国媒体报道称,韩国半导体行业对牌照申请持负面看法。业内人士表示,虽然只要华为同意申请,美国政府可以继续供货,但在中美矛盾持续的情况下,美国政府发放许可证的可能性极小。韩国半导体行业相关人士分析,如果美国政府允许向华为出售芯片,其限制性措施将变得毫无意义,因此几乎不可能获得相关许可。

据《朝鲜日报》称,三星电子和SK Hynix一直在积极与华为进行交易。《韩民族日报》引用了韩国证券业的分析,称去年华为占三星电子销售额的3.2%,约为7.37万亿韩元(韩国1元人民币约为173韩元),SK Hynix对华为的销售额占11.4%,约为3万亿韩元。《东亚日报》认为,华为作为韩国内存芯片行业的核心出口对象,如果长期“断供”,必然会冲击韩国半导体行业。报道称,如果华为被砍掉,存储芯片的价格也会下降。

韩国半导体行业相关人士表示,韩国目前正计划将供应链多元化,增加对OPPO、vivo、小米等其他中国手机厂商的供应,以弥补华为的损失。所以根据《朝鲜日报》的说法,有声音认为,随着小米、OPPO、vivo等中端品牌在智能手机市场的发展,华为的“断档”可能对韩国半导体的销量影响较小。

除了芯片,韩联社9日报道称,三星显示器和LG显示器也将从15日起停止向华为供应高端智能手机面板。据说因为面板驱动芯片属于制裁对象,所以显示面板也被列入制裁类别目录。

华为如何突破?

华为芯片在美国实施“断供”前夕,华为发起突破战,发布鸿蒙2.0,阐述华为生态,明确表示明年将全力支持手机搭载鸿蒙系统。

华为消费者业务软件部总裁王回应称:“我不知道明年华为是否会下滑,至少现在不会,而且增长非常快。我们现在面临的困难当然具有挑战性,但我相信我们能够找到解决办法。”

据华为消费业务CEO余承东介绍,即使被制裁,2020年上半年,华为消费业务手机全球出货量达到1.05亿部;消费业务收入达到2558亿元。“上个季度,华为手机在全球和国内市场都取得了第一名,国内市场份额超过51%,但一直存在短缺。”

好消息是,“去年美国宣布制裁后,华为第一款旗舰手机设备国内产出率不足30%。今年发布的P40旗舰机,国内产出率超过86%。”王对说道。

硬件芯片的开发和软件生态同等重要,这将成为2020年华为开发者大会的亮点。

王表示,华为的手机、可穿戴设备和平板电脑将很快应用鸿蒙系统,并对第三方设备开放。“到2021年10月,鸿蒙开源将对4GB以上的所有设备开放。”

华为还就消费者最关心的“鸿蒙什么时候用在手机上”这个问题给出了时间表:“明年我们会全力支持搭载鸿蒙系统的手机。”

在鸿蒙彻底落地之前,华为HMS已经在快速发展,目标是Android GMS和苹果iOS基础应用。

2016年,华为的移动核心服务HMS Core 2.0发布,并已更新为HMS Core 5.0。

HMS指的是华为的移动服务,GMS指的是谷歌的“家庭水桶”服务,包括谷歌地图、邮件和搜索。

根据最新数据,目前世界上HMS的开发者有180万,与HMS集成的应用数量超过9.6万。华为的App Gallery上已经放了6万多个海外应用,前3000个应用80%以上都在华为的App Gallery上。

鸿蒙一旦在海外上线,使用HMS服务的应用可以不做任何修改运行鸿蒙系统吗?第一次,王给出了一个准确的答案,“是”。

“华为为安卓贡献了很多创意,但安卓本身思维非常严谨。以前华为和它的合作是很痛苦的。一个小创新沟通了一年,绑住了创新的手脚。”王表示,切断安卓合作利大于弊。

(原标题:余承东:Mate40发布,请再等一会,一切都会如期而至)

(主编:王_NT25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