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多家券商私下收费培训:中信证券业务负责人遭开除

  • 时间:
  • 浏览:9

对多名券商进行私人收费培训,中信证券业务负责人被开除,同时被扣年终奖100万,复杂的劳动争议,法院如何判决

资料来源:蔡莲

蔡联社(北京记者高云)报道,券商行业出现新的非法兼职案件,中信证券前高管为竞争对手从事培训,百万年终奖泡汤。不仅如此,还有被公司开除的命运。

据裁判文书网消息,中信证券经纪业务管理部原副总裁关春阳在同行业进行私人讲座,中信证券扣除其年终奖和忠诚度奖。二审认定中信证券无需向关春阳出具年终奖,年终奖高达125万元。

对许多竞争对手的培训被取消了

2011年10月10日,关春阳加入中信证券,担任经纪管理部副总裁。双方签订的劳动合同期限为5年。

中信证券提交了国海证券官网网站,培训协议,谈话录音,《情况说明》和《错误事实材料》为案例。2016年3月5日至6日,关春阳用笔名吴伟为国海证券做了题为《中国高净值》的演讲。客户与理财培训,如何开发和维护高净值客户,如何销售和推广理财产品;2016年5月24-25日和2016年12月10-11日,关春阳为中国证券做了两次《团队长营销管理培训课程》讲座,并收取了相应的费用。

2017年2月13日,中信证券向关春阳发出《暂停办公权限通知书》,以关春阳涉嫌违反公司纪律为由,决定暂停关春阳的办公权限,没收关春阳的办公设备。

2017年3月13日,中信证券监管部作出《关于给予管春阳开除处分的决定》,使管春阳在任期间,以中信建设、中泰证券、方正证券、东方证券、国海证券等证券公司员工的化名讲课、收费。讲座与他们在中信证券的工作有关,根据公司规定没有报道。上述行为严重违反了公司的管理规定、与公司签订的保密协议以及对公司的忠诚义务,对公司利益造成损害,因此,关春阳被辞退。同日,中信证券向关春阳发出《解除劳动合同通知》。

关春阳承认自己在《情况说明》里用化名讲课,但表示这些培训交流只是为了朋友的帮助。周末或节假日期间,他教授的课程均为一般市场营销课程,不涉及中信证券的任何机密和信息,也不使用公司内部非公开的信息、文件和资料。

关春阳说他只参加商务交流活动,没有以盈利为目的的兼职。

法院一审认定中信证券与关春阳解除劳动合同,构成非法解除。原因是中信证券没有向医院提交证据证明关春阳在教学和培训活动中使用了中信证券的非公开信息、文件和资料或其他违反保密义务的行为,也没有提交证据证明关春阳的行为与中信证券的利益相冲突,损害了中信证券的利益。因此,不能认定关春阳的行为违反了员工忠诚义务。

二审125万元年终奖“没了”

关春阳与中信证券法院会面,是因为此事与中信证券未能就年终奖和忠诚奖达成协议有关,这显然代价不菲。

关春阳2015年年终奖125万元(税前),关春阳要求以2015年年终奖金额支付2016年年终奖,即税前125万元。

中信证券认为,关春阳2016年绩效考核为“D”,不符合年终奖发放条件;关春阳合同到期后未续约辞退,不符合发放忠诚奖的条件。

但中信证券并未向该所提交证据证明关春阳未能完成

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二审改判,裁定中信证券无需出具关春阳年终奖。法院认为,2016年,公司高管关春阳多次利用化名为其他证券机构进行有偿专业营销培训。他故意隐瞒真实身份,未能如实向中信证券报告和备案,他显然知道公司不允许这种行为。

虽然没有相关证据证明关春阳在培训中使用了公司的非公开信息、文件和资料,但这一行为明显与公司利益相冲突,公司利益的间接损失应该是客观事实。关春阳的相关行为确实违反了最基本的尽职、诚信的职业道德。虽然没有达到开除的严重程度,但基本符合他2016年考核结果是“需要改进”的情况;此外,双方在劳动合同中明确规定,中信证券在评估年度整体经营业绩后,对是否发放绩效奖金拥有最终决定权,任何一年是否发放绩效奖金不构成其他年度发放奖金的参考标准。因此,中信证券根据其评估结果决定不向关春阳颁发2016年度年终奖,有正当的事实理由。

此外,关于中信证券是否向关春阳颁发忠诚奖的问题,法院认为,中信证券应首先向关春阳颁发忠诚奖,因为劳动合同是违法终止的。

据了解,中信证券每年都会向符合要求的员工发放忠诚度奖励。年度忠诚度奖励的锁定期为3年,之后的第四年春节前发放年度忠诚度奖励。如果员工在劳动合同到期前自愿辞职,或到期后不续签合同,奖金由中信证券收回。期间奖金会放在华宝信托管理,待支付条件确定后由华宝信托支付。

华宝信托表示,2014年和2015年中信证券授予关春阳忠诚奖,这两个忠诚奖委托给华宝信托进行信托管理。其中,2014年关春阳忠诚奖75.13万元,2015年75万元。

随后,中信证券向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最终被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

经纪公司高管因违反兼职工作而受到惩罚的案例很多

高管因兼职被罚款,上述案件并不是近年来的首例。

2019年11月27日,原国源证券研究总监王明利警告称,曾担任上海长兴股权投资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投资总监、上海优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任职期间控制上海优普投资管理有限公司。

《证券期货经营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廉洁从业规定》第10条规定,证券期货机构工作人员不得违反规定从事营利性业务活动,不得违反规定兼任可能影响其独立性的职务,不得从事与其机构或者投资者合法利益相冲突的活动。

2019年8月,原上海浦东南路证券营业部主任陆奇违规兼职,上海证监局决定采取行政监管措施,向华林证券发出警告信。

据了解,陆机自2017年1月16日至2019年1月23日担任华林证券上海浦东南路证券营业部主任。在此期间,他直接或间接参股并控制了11家公司(包括涉及的华林证券营业部),其中包括多家私募机构。

陆机的上述违法事实违反了《证券公司董事、监事和高级管理人员任职资格监管办法》(证监会令第88号)第三十七条第一款的规定:证券公司的高级管理人员和分支机构负责人可以在证券公司参与的两家公司中兼任董事、监事,但不得在上述公司中担任董事、监事以外的职务,不得在其他营利性机构兼职

据青海省证监局调查,刘鸿友是上海裕融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的大股东,具有裕融投资公司法人、董事长、总经理兼职的情况。据青海证监局介绍,九州证券在在职后的在职考核和持续管理中,并未发现刘鸿友的兼职或从事其他经营活动。公司内部管理存在缺陷,合规管理不到位。

证券公司的从业人员是否兼职,有很多规定。新证券法规定,法律、行政法规禁止在公司兼职的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和其他人员,不得在证券公司兼职。

此外,证券分析师和证券经纪人的聘用仅限于一家证券公司或机构。